• <object id="cgdsm"><sup id="cgdsm"><mark id="cgdsm"></mark></sup></object>

    1. <tr id="cgdsm"></tr>

      <th id="cgdsm"><video id="cgdsm"></video></th>

        長期穩定的高質量支教老師是改變當地教育水平的最關鍵因素。

        朱宇:我在大涼山支教這半年,那些理想、現實、困難、改變

        2022-07-06 13:35:01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徐晶晶  

          來源|多知網

          對話|王上、徐晶晶、張蔚斐

          作者|徐晶晶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涼善公益公眾號

          2021年9月13日,新東方在線副總裁、東方優播CEO朱宇在朋友圈表示,在掃尾工作結束后計劃去山區支教。

          今年2月,經過網絡報名、初選、網絡培訓、體檢等一系列初試后,朱宇來到涼山參加培訓,考核。順利通過考核后,他被分配在阿波覺村(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牛牛壩鎮下轄村)愛慕小學,擔任了一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老師。

          近日,多知網與朱宇聊了聊他眼中的涼山教育呈現著怎樣的面貌。作為新東方在線高管的他,對當地的教育生態有哪些思考與感觸?當支教理想走入現實,又會遭遇怎樣的理念沖突?什么才是真正改變涼山當地教育水平的最關鍵因素?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resize,m_lfit,w_120

         

          ‍支教結束時,一年級孩子給朱宇的臨別贈語(向右滑動查看更多圖片)

          以下是朱宇的自述(經多知網編輯整理):

          01

          支教緣起

          去年9月,我在朋友圈里宣布關閉東方優播業務,計劃去支教。

          我2019年在多知商學院講課時,答疑環節就有人問我會不會離開新東方以及離開了新東方之后會做什么。當時我的回答是:“我沒有離開新東方的計劃,但是如果我不做培訓這件事兒,我想參與公益事業。”

          其實我很早就有支教的想法了。“雙減”之前,K12領域發展迅猛,我沒有時間和機會不管不顧地直接去做這件事。某種層面上說,“雙減”反而給了我時間和機會。

          事實上,無論是支教,還是在教培行業這十幾年的工作,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想做一些讓教育資源分配更加公平、讓教育資源總量不斷提升的事,幫到更多人。在國家允許的范圍內,我能做到的,且能對得起我的良心、能帶動更多的公平和教育資源總量提升、能實現我心中的正義和公平的事,我就會去做。

          決定要去支教后,我選擇去大涼山。不僅僅因為大涼山是貧困地區。其實,去哪兒支教,我主要考慮了兩個方面:一是教育資源總體少的地方,二是更缺支教老師的地方。大涼山就符合這兩點:人均GDP很低且是少數民族地區,當地孩子沒有漢語交流環境。

          于是,在掃尾工作結束后,正巧趕上當時涼善公益協會也在為今年春季學期招募支教老師。就這樣,經過網絡報名、初選、網絡培訓、體檢等一系列初試后,2月初,我來到涼山參加近2周的上崗培訓。

          通過考核后,我被分配到阿波覺村的愛慕小學,擔任一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老師。

          今年上學期,阿波覺小學共有7個年級(學前班到六年級)、10個班級、373名學生和13名支教老師。支教老師們來自天南海北,既有在讀大學生,也有退休的大學教授。

          算下來,接近1:30的師生比。根據2001年發布的《關于制定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標準的意見》,農村小學教職員工與學生比為1:23,城市小學教職員工與學生比為1:19,中小學教職工編制包含了教師、職員、教學輔助人員和工勤人員4類員工。顯然,這里的老師是不足的,而且支教學校沒有行政人員,學校的所有教學管理日常維護,全部由支教老師來完成。這也使得我們開展一些工作有壓力。

          在日常工作安排上,每天中午,中心校會送來免費的學生午餐,晚飯和早飯就自己做,校園晨檢、給學生煮雞蛋、給學生準備洗碗的水等這些都是由老師來做。

          一般情況下,老師6:00-6:30起床,值周老師去校門口檢查入校學生的衛生情況和著裝情況。值日做飯的老師就要去做飯了。六年級學生6:50-7:00就會到校,其他年級的學生7:00-8:00之間陸陸續續會到校,開始晨讀。上午下午各上三堂課,5:00是學校規定的下午的放學時間,但我們一般都會留學生做作業,三四五年級留到下午6:00,六年級就會留到下午7點。一個清華校友捐贈了免費晚餐,這樣六年級38個孩子就可以在吃完晚飯后上晚自習到晚上9點半。

          我帶一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課,所以從早上6:30起床一直到晚上9:30下晚自習,時間排得很滿,晚上還要批改作業、批改試卷。

          有時,我會和其他老師一起去家訪。最開始去的時候,家長都非常熱情好客,要殺雞請我們吃飯,但我們覺得實在不好意思留下來吃飯,我們開玩笑說,人家剛剛脫貧,因為支教老師去家訪沒準兒返貧了。

          我們去家訪的核心目的有兩點。第一是我個人的訴求,我想看看孩子家庭到底怎么樣,生活在什么樣的環境。他們現在已經脫貧了,政府也在山下修了搬遷房,但是,他們不太想搬下去,種菜養豬養羊養牛等等整個生計是在山上的,實際上他們的家庭收入已經是脫離貧窮的狀態了,但是住的條件還是不太好。第二個目的,想讓家長們看到老師重視孩子的學習,讓家長更有動力繼續支持孩子讀下去,不要中途放棄了。

          02

          大涼山教育現狀:一些理想vs一些現實沖突

          來支教前,我就在了解涼山的歷史文化、語言文字、社會情況,包括受教育情況。但當地的教育現狀,跟我最開始設想的仍有很多不一樣,我有四個感觸:

          第一個感觸,當地的基礎硬件設施已經比前些年媒體呈現的好了很多。

          起初看到很多有關涼山支教的文章說涼山的交通環境、硬件設施、經濟發展相對落后,所以我當時心里是鼓足了勇氣、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去支教的。

          但實際去了后發現,國家這幾年的精準扶貧還是產生了非常好的效果,即便是偏遠一點的學校的硬件設施也滿足了最基本的需求。比如都有電子屏、持續穩定的電、水、網絡,道路交通也好了很多。

          第二個感觸,隨著硬件設施的改進,整體教育在不斷進步,但實際上,還有很多問題存在,比如很多學生聽不懂漢語。

          這里是彝族聚居地,很多孩子在一年級讀書之前基本上沒接觸過漢語。當地還有一些30歲-40歲的家長也不會說流利的漢語,即便會一點,也是去外地打工的過程中學會了漢語。這說明在2010年以前,由于基礎設施建設的落后,很多資源是沒有進入到大涼山的,這導致當地的基礎教育非常落后。

          不會漢語意味著,孩子們學習所要具備的條件和城市的孩子是不一樣的。比如我教數學,孩子們學習數學遇到的最大困難不是無法理解這些算法原理,還沒到這一層,而是卡在了孩子們聽不懂老師的漢語。

          我發現,這里的孩子如果成績不好,大部分是兩種原因,第一種原因是智力發育遲緩(有近親通婚、營養不良的原因等),還有一些智力正常的孩子成績不好則是因為他們在低年級階段漢語就不是那么熟練,落下了課程,就算到了四五六年級聽得懂漢語了,也已經落后了一大截。

          比如我帶的一年級那個班有64個學生,其中有接近20個同學的漢語水平在我看來是不達標的,但這個情況已經比四五年前也就是現在我教的六年級他們那屆是一年級時的情況要好很多了。因為在涼山,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都是缺位的,只有學校教育這個途徑學漢語。孩子們幾乎沒有漢語的習得環境。

          為什么一年級有40多個同學的漢語還能達標?

          一方面,是因為當地涼善公益機構在支教多年后,也發現孩子進入一年級之前必須得先學漢語,于是安排了學前課程。學前課程不教知識,就讓孩子天天和老師一起溝通交流,用這一年時間聽懂漢語。

          還有一類孩子的漢語水平比較好,主要是他們有哥哥姐姐。當地人基本上五個孩子起步,哥哥姐姐基本上到了四五年級漢語水平就比較高了,會教弟弟妹妹說漢語。這種漢語交流的大環境起來之后,這么多年的支教積累下來的一些結果,使得他們的漢語水平的也有所提升。

          但還有一部分孩子不滿足這兩個條件,這時候我就覺得確實沒有辦法按照統一標準來要求這些孩子。因為那近20個聽不懂漢語的孩子最好的學習方式是單獨分出來,先簡單學數學,核心的是先把漢語搞定。

          然而,因為我們小學教室數量有限,一年級64個學生必須合到一個班里,就沒辦法分班。這也是為什么我去找俞老師投了100萬建教學樓的原因,就是為了增加幾間教室,有教室之后就能使得每個年級都分成兩個班,能夠把那些漢語水平不好的學生分到一個班里面,專門增強他們的漢語,按他們可以接受的程度再教數學。否則越到高年級,這些孩子可能就越被放棄了。